說時依舊      姚謙◎文   / 皇冠雜誌 第682期2010.12

 

我們都認為轉身之後很快就要見面了。

隔了二十年再想三毛,有著說時依舊的激動情緒。

682.jpg 

 

讓我先從跟一個朋友的故事開始說起,二○○六年我在香港的拍賣會上認識了一位年齡與我相仿的上海朋友,因為兩人都喜歡藝術,所以也聊得比較投機。他是一位儒雅深沉閱歷豐富的人,在大學後曾有過一段時間在歐洲及非洲工作過。雖然他從事貿易工作,卻有著接近文人的氣息,他告訴我當年離開中國到非洲工作時,身上只帶著兩件東西:三毛的書和孟庭葦的卡帶。

 

大部分六○年代出生的人,在青春期的某一個階段都應該讀過三毛的書。也因此有許多人在心理上重新定義了流浪以及天涯的意義。它有一種初次揭開世界薄紗的驚歎號之感,同時也讓不經世事的靈魂,發現自己的渺小與強大。

 

我也曾沉浸於三毛的文章,那都是描述她與荷西在非洲的那一段日子裏的故事。也許因為她生機勃勃的文字,我總沉溺在她故事裏的美好精神情節,而忽略她真實生活裏的艱辛環境。然而感人文章永遠是精神上最好的糧食,三毛那時期的文字陪伴著我度過枯燥、叛逆和抑鬱的青少年階段。只是沒想到十年過後我們居然能夠有機會認識,而且面對面坐著聊天,計畫著一起工作。

 

因為工作上的機緣,我在新加坡聽到了朋友梁文福的作品〈說時依舊〉甚為感動,後來知道那是三毛的詞,於是激發了我主動認識她的勇氣。至今,〈說時依舊〉這首歌依然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流行音樂作品,我找到三毛,說服她把這首歌交給我重新製作在臺灣推出,並邀請了林慧萍重新演唱這首歌。這個動作引起了三毛樂觀其成的回應,因此我們變成朋友。

 

記得那一年春天,三毛、林慧萍、我和製作人楊明煌在三毛位於南京東路家的客廳,聊了一下午一起合作的計畫,不久之後三毛將再去內蒙,而我和楊明煌也將飛去加州錄音,我們約好了兩個月後展開林慧萍的新專輯工作。那次會晤愉快得像一次老朋友的下午茶聚會,每個人對於再下來的合作充滿了歡喜。

 

我還記得我問過三毛為什麼常去內蒙?也記得她笑著用帶著童音的聲音,輕輕對我說著看過我歌詞後的感想。那個美好下午的空氣和告別時的畫面,我都還記得,我們都認為轉身之後很快就要見面了。隔了二十年再想起,有著說時依舊的激動情緒。

 

兩個月後我們也沒有再見到面,後來我與林慧萍去了金山探望過她,還年輕的我當時心中有了許多困惑。專輯裏原本該三毛寫的那首歌,改成我另寫的一首〈說好見面〉,我只能不解的在歌詞裏說著,那天下午三毛笑著告訴我,她計畫為林慧萍寫的那件作品裡,她想說的故事。兩年後楊明煌也在一場意外車禍中離開了,我也開始比較明白人生的故事永遠都跟你計畫的不太一樣。

 

我常想起那位上海朋友,他告訴我他在非洲異鄉的夜晚,一個人在偏遠小旅館看著三毛的書的情景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ownecho 的頭像
crownecho

回聲久久

crownec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